败血症致患者身亡谁的错?_新闻频道_中山网

发布时间:2019-10-25作者:访问量:44

败血症致患者身亡谁的错?_新闻频道_中山网 得了腹痛并有发热症状,广西人梁某初到中山北部镇区一家公立医院就诊后竟不幸离世.这事发生在2013年8月,梁某初的家属事后把该院告上法庭,索赔56万余元.一份有资质的医疗行为鉴定报告,医患双方却都不认可.是医院错误用药、错误治疗致患者身亡,还是患者因败血症致多器官衰竭而离世,涉事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有不当之处,是否该担责?昨日,市中级法院通报了这起历时两年多的医患官司终审判决.■发热患者就医后不幸离世,家属索赔50余万梁某初和妻子韦女士都是广西人,夫妇俩一同在中山一家木业公司打工.梁某初是木工师傅,韦女士则是公司清洁工,夫妇俩月收入都是3000元,他们还有两个儿子,是一个平凡的务工者家庭.梁某初2013年8月的一次就诊,打破了这个家庭的平衡.2013年8月6日下午3点左右,梁某初由于腹痛难忍,到当地一家公立医院就诊,并进行了腹部超声检查,检查报告单显示腹腔内未见异常肿块回声.8月7日凌晨1点左右,梁某初因发热再次前往医院就诊,接诊医生诊断为“急性上呼吸道感染”,并开具安乃近注射液一支0.5克、安乃近片0.5克(必要时)、喜炎平注射液等药物给予治疗.接受治疗后,梁某初凌晨4点左右出现呕吐、全身抽搐、心跳呼吸停止等症状.经医院抢救,梁某初心跳恢复,但已无法自主呼吸.当天凌晨6时许,梁某初被转至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后经人民医院抢救治疗无效,梁某初于2013年8月21日离世.医院的死亡记录显示:梁某初心跳呼吸骤停,心肺复苏后,缺血缺氧性脑病,肺部感染、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病毒性心肌炎、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梁某初的家人共花了8万余元医疗费,却没能换回他的性命.1个月后,梁某初的家人向法院提起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以患者就诊后病情一再加重,并最终付出生命代价为由,要求该镇区公立医院承担50%的责任,赔偿56万余元.■医疗鉴定报告迟迟难产,出来后双方都不认可梁某初的家人起诉后,市第二法院依据家属申请,委托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对梁某初的死因、医院的诊疗行为对患者死亡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是否构成医疗过错及过错参与度如何进行医疗过错鉴定.但是,仅一份鉴定报告就迟迟出不来.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和汕头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都表示,由于患者遗体存放时间近4个月,根据相关规定已超过存放时间,无法对死因作出科学准确的鉴定.最后,法院找到了广东申正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该鉴定中心出具了鉴定意见书认为,患者死亡原因是重症感染(败血症)致多器官衰竭而死亡,属患者自身因素所致,与医院的医疗行为没有因果关系.但是,医院在患者的治疗过程中没有尽到注意义务,在抗菌药物的选用品种、剂量及联合用药方面不符合相关基本原则.因此,医院在患者的诊疗过程中存在不足.该鉴定中心认为,医院对患者的死亡后果应负一定的责任,综合考虑其医疗过失参与度约为1~20%.对此,梁某初的家属和医院都没有提出书面异议,但到了庭审质证阶段,双方都对鉴定报告不认可.梁某初的家属认为,他的死因是药物过敏,鉴定报告书偏袒医院.即使患者是死于败血症,但医院没有及时诊断出来,也存在过错.医院则认为,既然医院对患者死亡没有因果关系,医院过失参与度应当为零,又哪来的1~20%?■法院认定医院存在过失,终审判院方赔15万余元市第二法院一审认为,相关鉴定中心出具的这份鉴定结论是具有相应资质的专业机构人员依据专业知识独立自主作出的,也不存在影响鉴定结论采信的法定情形,医患双方都没有在法院指定的期限内提出复核意见,法院依法对该鉴定意见书予以采信.那么,医院该承担责任的比例是多少?法院认为,医院作为专门的医疗机构,在诊疗过程中,没有尽到注意义务,没能早期、联合、广谱、足量应用抗生素治疗,存在一定的过失.而这一过失行为的确在一定程度上间接影响到了梁某初的病情得到及时发现及治疗.法院结合案情,酌定医院对梁某初死亡的损害结果承担15%的责任.该案一审判决后,院方向市中院提起上诉.“鉴定意见书认为梁某初是重症感染(败血症)致多器官衰竭而死亡,但他在医院诊疗的时间不足4个小时,即使在人民医院,也要几天时间才能确诊病情并对症治病.而且,梁某初的初期症状完全不符合败血症的一般症状;法院在没有考虑相关医疗过程及医学现状的前提下,判定医院担责15%太为苛刻.”近日,市中院二审该案.市中院认为,原审法院根据鉴定意见书等酌定医院担责15%并无不当.市中院驳回了院方的上诉,维持15%的责任比例.在赔偿数额上,经计算,梁某初的家属终审获判赔14.5万余元.目前,该终审判决已生效.


板芙西江废弃渡口变身水产交易市场_新闻频道_中山网“捐献可以再生的血液 挽救不可再造的生命”?——无偿献血志愿者陈永明17年坚持献血助人
/